传奇霸业翅膀6升7:非必絲與竹 山水有清音

作者: 來源: 本站整理 閱讀: 5次

传奇霸业道士飞升选什么职业 www.jxpfc.icu   非必絲與竹 山水有清音,山水是的家園,詩歌是心靈的語言,這部小書為我們打開了的去,又把我們帶上心靈的歸程。

  這部小書最后有兩篇附錄,這是精心籌謀的設計。讀者可先讀附錄二,將它當作此書的“凡例”。葛先生在這里金針度人,傳授了“讀詩之法”。這些方法看似平常,卻是根底端正的“內家拳”,只要看看葛先生文中的舉例,就能見識到這些方法只要運用得當,是可以針針見血的。當然,方法是以素養為根基的,心源通達,則手法精深。理解了這些方法和徑,然后一篇一篇地讀完全書的四個單元、58首詩歌賞鑒,相信每個讀者都能體會到“犁然有當于人”的佳境。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好文章似乎是一幅天然的圖景,作者的價值就是將這一幅天然圖畫裁剪下來給人看。欣賞一首古代的山水田園詩歌,便是將一幅的古畫重新“開光”出來,自然的光影常新,而歷史卻留下陳舊的痕跡。那么,如何在“自然”與“歷史”的關系中挖掘藝術的力量呢?葛先生將自己對山水田園詩歌的理解,深化到人與自然、藝術與心靈的關系等具有普遍意義的層面進行思考,讓讀者感受到以山水田園詩歌為代表的古代詩歌,蘊含著永久的人文之光,可以照進每一代人的世界。

  這部書是出版社“大家小書”叢書中的一部,該叢書的作者都是來自不同領域的專家,而該叢書面向的讀者卻是專業領域內外的所有人。叢書的作者用他們手中最精準的學術“羅盤”,將每一個有心人引入思想與知識的庭院,將每一位有緣人引入藝術與智慧的堂奧。葛先生的這部書,不僅打開了山水田園詩歌藝術的“清境”,而且鋪設了一條探訪山水田園詩歌藝術世界的“幽徑”。讀者在閱讀這一組美文的過程中,將會與一首首佳作相遇,大有“從山上行,山川自相映發,使人應接不暇”的況味。葛先生的每一篇賞析和評鑒,好像是一座座精美的水晶容器,將原作恰如其分地置入其中,藝術的靈光在水晶容器的折射之下,便穿透了歷史的霧靄和的浮塵,在讀者面前映發出“清暉”。葛先生將其精深的學術、高妙的識鑒、俊雅的文筆,化作一道清明的慧光,穿透了山水田園詩歌藝術世界的,顯示出山水田園詩歌藝術的尺度和紋理,又絲毫沒有藝術世界的渾成與。

  本書附錄一是一篇貫通“山水田園詩歌藝術”命脈的專論,是將全書數十首作品收攏起來的“通心柱”。山水是山水,田園是田園,為什么這兩者可以融合為一個詩歌類別?為什么山水田園詩歌在東晉時期孕育勃興?盛唐時期的王維、孟為什么會被看作是山水田園詩歌的正,中唐的韋應物、柳元為什么又會與王孟歸為同類?要深入地回答這些問題,必須抓住并深入闡述山水田園詩歌的藝術本質。“澄懷觀道,靜照望求”八個字,就是山水田園詩歌藝術本質最精要的概括,具有深刻的思想史淵源和美學內涵,而且在解釋古代山水田園詩歌的創作實踐方面有突出的理論穿透力。這個道理隱然成為貫穿這部小書的理論紅線,由陶謝起筆,帶過小謝、庾信、陰鏗,對杜審言投去一瞥,而久久矚目于王孟,常建及韋、柳等與王孟同流者既可以順勢而下矣。參照這一主線,可見李白、杜甫的山水詩便是宏大的變調,韓愈、白居易的山水詩便是新穎的異響,山水田園詩情感他們與主聲部合奏共鳴,演出了唐代山水田園詩歌藝術的變奏樂章。而蘇軾、陸游等宋代詩家的作品,可謂余波蕩漾,回味無窮。讀者一定看得出,葛先生這部書雖“小”,卻是以她對山水田園詩派的深入、完整研究為基礎提煉而成的。書中數十篇文章,雖然按專題編為四類,但這些文章可以說都是從一幅完整的巨幅山水畫中裁剪下來的一系列小景致,葛先生在行文中留下了“線索提示”,細心的讀者如果發現了它們之間的聯系并將其復合起來,就一定會發現書中藏著一張有條不紊的思維之網。這是研究的周密性、渾成性留下的痕跡。

  詩歌有妙悟,山水有清音,清妙的意蘊是山水詩歌的精髓。王維寫信邀請好友裴迪來輞川春游時說:“非子清妙者,豈能以此不急之務相邀。然是中有深趣矣!”幾句話不僅道出了觀覽山水的心法,而且透露出欣賞山水詩歌的秘訣。其中“清妙”“不急之務”和“深趣”,都是值得琢磨的用詞。而“深趣”一詞,簡直難以言詮。“深”而有“趣”,“趣”而能“深”,此種境界與見識有關,但比知性更圓潤;與形象有關,但比感性更透徹,乃是一種超越了知性和感性之后獲得的洞明與通達,是人的本真生命與自然意趣相映照的狀態。讀者要體會這“深趣”的妙義,可以跟隨葛曉音先生的引導,通過細讀《山水有清音--古代山水田園詩鑒要》一書來沿波討源。

  讀詩似乎很簡單,通常也有人用“詩無達詁”“好讀書不求甚解”之詞為不能用心讀詩,也有人慣于用分章析句、解剖意象、索隱探幽、標新立異等方法“過求甚解”,前者失之于膚淺,讀者與作品“相見不相識”,后者失之于瑣屑,作品被肢解為殘軀碎骨。葛先生指導學生的時候常說要解出詩歌的“神理”,而這個“神理”并不是文藝理論上那些原理,而是抓住和發現一首具體作品中的特殊之理,了這個理,就抓住了這首作品的魂,發現了詩人的藝術之“思”。葛先生在文中常常說“這首詩的好處是……”“這兩句詩的好處是……”,“好處”二字便是她從中提煉出的“神理”。為了解釋詞句,她也常常分析典故。為了準確把握詩中的感情,她也常常介紹作者的經歷和寫作背景。但她從來不會讓自己的分析和品鑒匍匐在背景材料上,而是通過自己對詩歌的精彩賞鑒,讓讀者看到古詩作者是如何“創造”的,并指點讀者為古代詩人不屈的心力喝彩,正是這種心力使他們的作品中帶著激動的新意。從這一點上說,葛先生作為一個“評鑒家”,深深地領了詩歌藝術的“三昧”和藝術創作的甘苦。因此,她既能知詩人之身世,又能知詩人曲;既能知修辭煉句之方,又能知言辭內外之蘊;既能知詩歌體式變遷之徑,又能知詩人神思運轉之轍軌;既能知古今詩運之嬗遞,又能將古來作者置于其中而見其功過得失,眼界宏闊,文思浩蕩,所論皆有的放矢,且能一擊即中,令人嘆為觀止。與這種評鑒的格局相關,葛先生的每一篇評鑒文皆有文章之法,尤其是最后的“總結”或評論,絕不是對前文做一般性的概括或重申,她一定是對文中的真知灼見進行精深的提煉。因此,她總結的絕不是浮泛的枝葉,而是將“碎金”為閃光的寶器,使文章擲地有聲。

歡迎訪問愛寫作網手機版,m.iixz.com

贊助商鏈接